請稍候網頁載入中:
他大字不識一個,卻成曠世神醫,柯林頓稱他「東方蛇仙」
在我小的時候,《西遊記》、《封神榜》、《濟公》等等都是大熱的神話劇,相比於高高在上的觀音菩薩、成天...

首頁
他大字不識一個,卻成曠世神醫,柯林頓稱他「東方蛇仙」
 

觀看數:63 人

在我小的時候,《西遊記》、《封神榜》、《濟公》等等都是大熱的神話劇,相比於高高在上的觀音菩薩、成天...

 


他大字不識一個,卻成曠世神醫,柯林頓稱他「東方蛇仙」 觀看數:63 人

 

在我小的時候,《西遊記》、《封神榜》、《濟公》等等都是大熱的神話劇,相比於高高在上的觀音菩薩、成天打殺的哪吒三太子,濟公才更像是關心民間疾苦的神仙,即便他衣冠不整、行為荒誕、弔兒郎當,但絲毫不影響這麼多年人們對他的推崇。

而在一百年前的上海、江蘇一帶,有這麼一位江湖郎中,他因為家鄉飢荒四處流浪,窮困潦倒。他妻子早亡,只有一個早慧的兒子,名為季德勝。沒錢吃飯的時候,他就找個人多的地方擺個攤,耍耍蛇,賣點祖傳的蛇葯。這對父子驗證藥效的方式,就是當著眾人的面,讓毒蛇對著自己咬上一口,然後服下蛇葯。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彼時,這位食不果腹的郎中大約不會想到,身後活潑懂事的瘦小兒子,將會成為一位人人敬仰的神醫,一位在新中國大放異彩的蛇毒專家,一位將家族秘方推廣成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藥學大佬,一位醫德高尚的近代「濟公」。

季家蛇葯傳到季德勝一代已經是第六代了,季父帶著兒子走南闖北,在深山老林之中尋找藥草、毒蟲、毒蛇,配製蛇葯。遊歷的生活讓季德勝更加懂事,十歲左右就懂得給父親打下手。1924年,季父在江蘇南通如東縣因病去世,25歲的季德勝孑然一身,幸好他手上有制蛇葯、解蛇毒的手藝,不至於餓死街頭。季家的蛇葯秘方極為保密,從來不留下文字記錄,全靠言傳身教,傳男不傳女,季父給季德勝留下了這個謀生的手段,也留下了一定要保守家族機密的囑咐。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季德勝開始了獨自闖蕩江湖的人生,中國也陷入了內憂外患之中。季德勝沒有去過學堂,沒有見過大世面,在亂世中求生存,他想的十分簡單,將家族留下的秘方進行改良,賣出去就可以。在祖傳秘方傳到季德勝手中之時,還是憑藉著醫者個人經驗目測抓藥,幾十位中藥材錯綜複雜,用量也是醫者視情況而定,所以藥效不穩定,患者服用也不方便。

在季德勝的記憶之中,父親給他講了無數鼓勵他的神醫故事,其中就有一個故事——「神農嘗百草」。在當時艱難的條件之下,季德勝如果想要從幾十種中藥材之中分辨出具有藥效的部分,必須要親自一味味嘗試。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在這個過程之中,季德勝不停地讓毒蛇咬自己,用單方、復方葯反覆嘗試,數次中毒不省人事,以最切身的體驗精化了藥方,最終只留下了十幾味藥材。

季德勝的葯有奇效,很快在民間出了名,終於可以不愁吃穿,但他對自己的葯並不滿意。江蘇有毒蛇,主要是五步蛇(蘄蛇)和地皮蛇(蝮蛇),他的蛇葯是否對其他地區毒蛇的蛇毒有效?季德勝並沒有十足把握。為了更加精進自己的藥方,他再次踏上了江湖之旅。

這一次,季德勝從江蘇到山東再到東北。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東北蛇島以蛇出名,但此處最多見到的依舊是蝮蛇,季德勝不甘心,又輾轉來到南方,去尋找劇毒的眼鏡蛇、金環蛇和海蛇。季德觀察了無數的蛇,身上不知被咬了多少口,據說只要他在一棟老房子里里走上一圈,就能清楚說出房子里有什麼蛇,多少條,是大是小,是公是母……如果旁人不信,他能用青蛙血將蛇引出洞,結果和他所說沒有出入。

經過十年的探索,季德勝終於研究出了讓自己滿意的配方。為了方便患者服用,他將藥材研磨成粉,製作成藥餅、藥丸,外敷內服,打出了「季氏」的招牌。

1942年,季德勝來到了蘇州。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當時的他已經小有名氣,不少中了蛇毒的患者找他醫治。季德勝的「錢途」被一個名為黑木三郎的日本軍醫看到,他將的季德勝請到飯店,又是送錢又是送禮,口口聲聲要拜季德勝為師。季德勝賣葯的錢僅僅夠自己維持生計,但面對日本人的殷勤,他絲毫不為所動。季德勝以「山上採藥,改日再談」為借口,姑且應付了日本人,又在當夜連夜逃走。

1948年,季德勝回到了南通。他雖病人不斷,但診費收得很少,從不為自己置辦地產,始終住在土地廟中。1949年,南通解放,季德勝在南通市中心的十字街耍蛇賣藝,順便兜售自己的蛇葯。在網路還不發達的時代,一個遊走江戶的郎中很可能就這樣埋沒在歷史之中,而就在這個時候,季德勝遇到了生命之中的一位貴人——國醫大師朱良春。

(國醫泰斗朱良春)

1955年,南通建設了聯合中醫院,由朱良春擔任院長。同年,朱良春在市民的一路指引之下,驅車20多里,來到天生港附近的上新港,找到了還住在土地廟裡的季德勝。在那裡,朱良春親眼目睹季德勝將一位被蝮蛇咬傷的村民治癒。朱良春對季德勝十分欽佩,他對季德勝說,以後如果有到中醫院求診的蛇傷患者,希望季德勝可以為他們治療,所有的診金,他們都會交給季德勝。季德勝欣然同意。

此後,季德勝時常前往中醫院問診,不忙的時候,他也會和院長朱良春喝杯小酒,一來二去之間,兩人已成莫逆之交。彼時,季德勝在中醫院治療的蛇傷病人一共十餘例,都已經痊癒,並且沒有留下後遺症。在朱良春和南通市長孫卜菁的爭取之下,南通中醫院終於開設了蛇毒專科,季德勝終於從一位江湖郎中成為一名正式的醫生,工資定為105元,相當於縣處級幹部的工資。

(季德勝正在為人治療蛇傷)

為了支持季德勝的醫療工作,中醫院還購買了一台二手的單衝壓片機,就為了季德勝做藥片能方便一些。同年,季德勝將自己的祖傳的秘方奉獻給了政府,這個日本人怎麼也討不到的秘方,這個季德勝視作生命般貴重的秘方,卻對新中國政府毫無保留。1960年,季德勝收到國家衛生部的急電,身在武漢的空軍中尉朱保祥被毒蛇咬傷,需要他立刻前往武漢治療。當時的季德勝因為胸膜炎住院治療,他不顧病情立刻動身,9個小時的長途奔波,終於見到了患者,經過8天搶救,藥到病除。

從南通中醫院成立蛇毒專科到1972年,季德勝的葯治療了600多例蛇傷患者,治癒率高達99.57%。季德勝老年時,季德勝蛇葯已經完備成熟,本已該安享晚年的他依舊閑不住,研究以蛇毒治療白內障和癌症等。1981年,這位神醫與世長辭,終年81歲。

1984年,國家醫藥管理局保密委員會,將季德勝蛇藥片列為醫藥系統第一批科學技術保密項目。多年來季德勝蛇葯都是中國野戰部隊的必備軍需品,更是作為我國的援外藥物,在抗美援朝戰場上,在印度蛇患嚴重的鄉村,在坦贊鐵路工地挽救了無數人的性命。季勝德被印度人稱為「季公蛇佛」,被日本人視為蛇神供奉,美國前總統柯林頓贊他為「東方蛇仙」。

這位民間神醫,在50歲之前飽嘗戰亂的顛沛流離,看盡人生的疾苦,一直流浪江湖。可即便在街頭賣藝,即便住在破廟,即便每天和毒蟲、毒蛇打交道,他的內心深處依然是光明、正義而慈悲的,是人民心中真正的蛇俠。

時間回到那年,季德勝已是一名在編的醫師,在中醫藥界嶄露頭角,救死扶傷,周總理點名要見見他。會場外,季德勝被要求一定要簽名才能進入,大字不識一個的他提起筆,在紙上畫了條歪歪扭扭的線,好像是一條小小的蛇。警務人員問他,這寫的是什麼?

「這就是我啊,季德勝!」他說。(木劍溫不勝)

 


 
 
   

 

 


 

 

熱門推薦

 

 




 

 


 

大家都在看



這裡滾動定格
首頁
他大字不識一個,卻成曠世神醫,柯林頓稱他「東方蛇仙」
  

 

 

聲明:Love分享 生活網,網站內容均從網路上收集或網友提供,內容的完整性正確性本站不負任何法律責任,本站嚴禁使用者發表侵害版權或智慧財產之內容,

由於本站是受到「即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文章。

若有任何文章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瑱妥右方 著作權侵害通知書 ,本站將會在24小時內刪除或修正。

若文章或是內容有問題請 | 聯絡我們 | ,我們將會第一時間優先處理。

 |  使用注意事項 使用規則   | Facebook隱私權條款   | 隱私條款 | 侵權舉報 | 著作權保護 |   聯絡我們 |   廣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