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稍候網頁載入中:
母親火車站拋棄五歲重病女兒,二十三年女孩婚禮之際母女重逢,女兒卻說自己母親早已經死了
一、拋棄 天上又飄起了毛毛細雨,屋內傳來小孩哇哇的哭聲,一聲聲好比刀子一樣刺痛著王秀英的內心,加上陰...

首頁
母親火車站拋棄五歲重病女兒,二十三年女孩婚禮之際母女重逢,女兒卻說自己母親早已經死了
 

觀看數:502 人

一、拋棄 天上又飄起了毛毛細雨,屋內傳來小孩哇哇的哭聲,一聲聲好比刀子一樣刺痛著王秀英的內心,加上陰...

 


母親火車站拋棄五歲重病女兒,二十三年女孩婚禮之際母女重逢,女兒卻說自己母親早已經死了 觀看數:502 人

 

一、拋棄

天上又飄起了毛毛細雨,屋內傳來小孩哇哇的哭聲,一聲聲好比刀子一樣刺痛著王秀英的內心,加上陰冷的天氣,王秀英心亂如麻。

她永遠忘不了那一天,自己罪孽深重的一天,她帶著小雅悄悄踏上了火車站,隨即又踏上了一輛漫無目的的旅途,半日車程,王秀英帶著孩子下車了。

故事配圖:拋棄

「雅雅,不要亂走,你在這等著媽媽,媽媽去給你買水果。」王秀英說道,眼裡含著淚。

王秀英就這樣走了,再也沒有回來。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小雅在一個陌生的車站等呀等,一直沒有等到媽媽回來,他開始哭著到處尋找媽媽,迷茫的街頭,越走越遠,小雅擔心害怕,連哭泣的力氣都沒有了。

天漸漸黑了,街頭繁花似錦,小雅的內心卻冰涼似水,他再也走不動了,心裡一直記著媽媽那句話:雅雅,不要亂走,你在這等著媽媽,媽媽去給你買水果。

時間一點點過去,夜越來越沉,喧鬧的街市開始安靜起來,小雅的眼淚哭幹了,雙肩卻不停的顫抖,她捲縮在路燈下,孤獨,害怕,心裡卻永遠忘不了媽媽遠去的背影。

突然,一輛小轎車停在了小雅面前,車內下來了一個三十來歲的女人,女人關心的問道:「小姑娘,你迷路了嗎?你媽媽呢?」

小雅隱約能夠聽懂女人的意思,壓抑已經的眼淚再次落了下來,哇哇大哭:「我媽媽不見了,我要媽媽,我要媽媽。」

女人看那孩子哭得十分傷心,又詳細問了幾句,她輕輕地把小雅抱上車,說道:「先回我家好不好。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二、收留

小雅止住淚水,害怕得不敢做聲,她悄悄打量著女人,女人一頭烏黑的頭條,像媽媽一樣,笑起來很好看。

「我要媽媽。」小雅突然又哭了起來,這才一到家門。

故事配圖:媽媽

「你叫什麼名字?幾歲了?」女人溫柔地問道,直到自己說了好幾遍,小雅才支支吾吾地說道:「我叫王雅君,今年五歲。」

「名字真好聽。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女人笑著,牽著王雅君的手,說道:「餓了吧,來,我這有吃的。」

或許是誘人的水果讓王雅君暫時忘記了媽媽,暫時忘記了哭泣,她大口大口地吃起來,女人憐惜地看著王雅君,心事重重。

她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幫雅君洗澡,雅君穿著女人長長的睡衣,第一次笑了。女人卻不知不覺掉下了眼淚。

女人名叫吳春鳳,進入婚姻后多年不孕,一檢查自己沒有生育能力,因此她一直渴望能有自己的孩子,當她看到小雅笑的時候,這才不知不覺落下心酸的淚來。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王雅君早就進入了夢想,眼角含著淚,吳春鳳卻怎麼也睡不著,翻來覆去,進入婚姻多年,她一直渴望做母親的滋味。

次日,王雅君還是鬧著要媽媽,吳春鳳沒有出門,想盡辦法轉移她的注意力,她發現小雅很瘦弱,臉上蒼白,時間一長,她就隱隱約約感覺到王雅君是一個棄兒。

直到下午時分,她更加確定了自己的感覺,下午小雅突然大哭不止,滿臉通紅,呼吸十分困難,喉嚨彷彿被什麼東西塞住了一樣。

春鳳覺得不對勁,連忙帶她去醫院檢查,一個驚天的噩耗傳來,王雅君患有天生性非常嚴重的哮喘,類似於支氣管炎,極有可能來自家族遺傳。

難道這就是她被生母拋棄的原因嗎?吳春鳳突然感覺王雅君十分可憐,甚至比自己不會懷孕生育還要可憐。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三 春鳳

吳春鳳給出差的丈夫打了個電話,丈夫不同意治療,說道:「你要收養孩子,好歹找個健康的,要不你把她扔在醫院不要管了。」

吳春鳳含著眼淚掛了電話,看著病床上的小雅,悄悄地走了。就在醫院大門口,小雅突然跑了出來,抱著小雅的大腿,輕輕地喊了一聲:「媽媽。」

故事配圖:哭泣

這一聲毫無徵兆的媽媽,吳春鳳聽完淚水像噴泉一樣涌了出來,那刻她好恨自己,自己好自私,當夜收留小雅,其實她早就有私心,她本一心想收養小雅,當得知她患有重病時,卻也想著拋棄她,而此刻一聲一毫無徵兆的媽媽,吳春鳳愧疚不已。

她抱起小雅,重新來到了病房,她瞞著丈夫,毅然決定給小雅治病。丈夫一個個電話打來,問她甩掉了沒有,吳春鳳含著淚,說道:「我喜歡她,我不忍心。」

丈夫火速火燎地趕醫院,小雅睡著了,他心疼的看著吳春鳳說道: 「你瘦了,她嚴重嗎?」

「嚴重,醫生說必須住院打點滴。」吳春鳳知道丈夫說的她是小雅。

「不要管了好嗎?你這又是何苦呢?」丈夫輕聲說道,生怕別人聽見了一樣。

吳春鳳不知如何面對丈夫的請求,此時小雅突然像做了噩夢一樣,雙手亂舞,嘴裡一直喊著媽媽。春鳳連忙抓緊小雅的雙手,輕輕撫摸著。小雅的情緒漸漸平復下來,臉上帶著微笑。

這一切都被春鳳的丈夫看在眼裡,他有些動容,卻依舊打心裡不想要這個重病患兒。

春鳳知道丈夫的心意,眼淚簌簌而下哀,哀求道:「收下好嗎,算不上大病」。

丈夫心生憐惜,他知道妻子一直想要一個孩子,多年來不知道看了多少大醫院,就是治不好,除了自己,孩子或許就是妻子另一半的生命,丈夫想著想著,伸出了手,三個人的手一同握在了一起。

四、昭平

春鳳日夜陪伴在孩子身邊,她有時候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就這麼傻,或許她們天生就是有緣分不開,經過多日的相處,她和小雅漸漸熟悉起來,親切起來。

故事配圖:昭平

王雅君已經五歲了,她知道眼前的女人不是自己媽媽,但在小孩子的眼裡,媽媽的定義不同,誰對她好,誰就是媽媽。

王雅君很懂事,所以她忘不了自己媽媽臨走的欺騙,儘管媽媽的容顏越來越模糊,但那種恨就像一個肉疙瘩長在了她小小的內心,揮之不去。

「這衣服好看嗎?」病房裡,春鳳拿出幾件嶄新的衣服問道。

「好看。」小雅笑道,她是一個堅強的女孩子,每次犯病都非常痛苦,她卻一直保持著微笑。

「你知道誰給你買的嗎?」春鳳問道。

王雅君立刻不做聲,用手指著病床邊的另一個人,那就是春鳳的丈夫:阮昭平。

「他是誰呢?」吳春鳳細聲的問道,一隻手摸著小雅的頭髮。

小雅沉默不語,許久才輕輕吐出兩個字:「爸爸。」

阮昭平很好奇,也很開心,自己平生第一次別人喊做爸爸,心裡有著一種說不出的滋味,於是笑道:「你教的。」

春鳳點了點頭,雖然是自己妻子教的,阮昭平卻感動不已,一聲爸爸似乎融化了他冰冷的心。

五、成長

小雅出院了,但是經常複發,而且治療費高昂,這種病一輩子都無法根治,藥物也必須常年備著。

「你想你媽媽嗎?」春鳳問道。

「想。」王雅君說道。

吳春鳳聽著有一種莫名的傷感,王雅君看得出來,立刻搖了搖頭,果斷地說道:「嗯......不想。」

故事配圖:一家三口

「那你還記得你媽媽長什麼樣嗎?」吳春鳳問道。

小雅歪著頭,似乎在思考,幾分鐘后才說道:「長頭髮,小眼睛,黑黑瘦瘦的,右邊手臂上有顆痣,和我這一模一樣......」小雅說著說著居然挽起袖子手摸了摸自己的手臂。

春鳳笑了笑,知道小雅不會描述,時間如此之短,她怎麼可能就會忘記陪伴自己五年的媽媽呢。不過當她說起那顆痣的時候,春鳳很驚訝,這才發現,小雅的手臂上果真有顆很大的痣。

「你想回家嗎,還記得家在哪裡嗎?」春鳳問道。

「不記得,我不要回家。」

「為什麼呢?」

「我媽媽不要我了,你才是我的媽媽。」小雅說完抱著吳春鳳,生怕她會離開自己一樣。

時間是最好的記憶清除劑,尤其對於小孩子來說,時間一長,小雅果真再也沒有提過自己的媽媽,而吳春鳳帶著私心,也刻意去迴避這個問題。

小雅一天天長大,開始上學了,她比同齡人要艱辛,經常犯病,受不得一點風寒和感冒,更不要說勞累。但是春鳳和昭平把他視如珍寶,細心呵護,一家三口其樂融融,在春鳳和昭平眼裡,小雅就是他們的親生女兒,而在小雅眼裡,同樣他們就是自己的親生父母親。

這麼多年,何況那麼小的一個孩子,換做任何一個人,本該都會忘記自己的身世和母親,但是小雅卻從來沒有忘記過,因為母親臨別的背影和話語她永遠忘不了,演變成一種莫名說不上的痛扎在心底。儘管她對媽媽和家的印象一點都沒有了,但是那種痛卻一直在,只是從來不和養父養母訴說而已。

六、重逢

隨著年齡的增長,王雅君的體質增強,病情也越來越穩定,她順利考上大學,馬上就要進入了自己的婚姻,因為不久后自己就要舉行婚禮了。

故事配圖:婚禮

可是,王雅君最近老感覺怪怪的,她總感覺身後有人在跟著自己一樣,一回頭卻又什麼都沒有發現。

「姑娘,要不要布娃娃。」當小雅經過街道時,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婆婆問道,佝僂著腰,頭髮發白,臉上布滿皺紋。

「老人家,我現在長大了,不要布娃娃了。」小雅笑道,在她印象中,這個和藹的老婆婆隔三差五就會來這裡擺攤,還送過小雅好多娃娃,兩人每次都是相視一笑,卻極少言談。小雅正打算走開,突然又蹲下身來,挑了一個手牽手的小娃娃,笑道:「我馬上要結婚了,這個用在婚禮上還不錯。」

天空突然下起了小雨,老婆婆慌忙收拾攤子,瘦弱的身軀,彷彿風一吹就會倒下,時不時咳嗦幾聲,小雅不由自主地幫著忙,兩人來到屋檐下避雨。

「姑娘,你剛才說你要結婚了是嗎?」老婆婆虛弱地問道。

「嗯,這個月初八。」小雅說道。

「沒幾天了,真巧,我也有個和你一樣大的女兒,也是這個月初八結婚。」老婆婆笑道,又咳嗦起來,說著一直看著小雅目不轉睛。

小雅有些不好意思,老婆婆突然又說道:「姑娘,你說我應該送什麼禮物給我閨女才好呢?」

「不好意思啊,我不是你閨女,不太知道你閨女想要什麼。」小雅笑嘻嘻的說道,心裡又十分好奇,覺得老婆婆今天的話特別多。

「如果是你,你最想要什麼?」老婆婆窮追不捨,由於淋濕了衣裳,老婆婆一邊說一邊捲起右手的袖子。

小雅心裡突然咯噔一下,多年沒有複發的哮喘瞬間就冒了出來,大口喘著氣,一隻捂住發悶胸口。

「姑娘,你怎麼了?」來婆婆急切地問道,自己也不停地咳嗽起來,半天才緩過勁來,看上去比誰都要擔心,她輕輕拍打著小雅的後背。

故事配圖:悲傷

小雅穩住呼吸,愣了一分多鐘,「我媽媽在我五歲的時候就死了,我想要的永遠得不到。」小雅說完淚流滿面,冒著小雨瘋狂地奔跑起來,一邊跑一邊大聲呼喊:「你早就知道我是誰,還來問我做什麼?我媽媽死了,你女兒也死了,死了二十三年。」

七 尾聲

小雅的婚禮如期舉行,她曾多次來到馬路上,那個以前經常來這擺攤的老婆婆不見了,婚禮舉行到一半,小雅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禮物,署名為:賣小娃娃的老婆婆。

禮物是一摞厚厚的筆記本,晚上,小雅懷著複雜的心情翻開,粗糙的筆跡,卻字字飽含真情,一寫就是風雨不誤整整二十三年,小雅看著看著淚如雨下。

她這才知道自己母親名叫王秀英,來自普通農村家庭,自己小時候遺傳了母親的哮喘,而且更加嚴重,母女兩被父親狠心拋棄,由於高額的醫療費,母親無力承擔療,為了讓女兒更好的成長,這才寄託於他人拋棄了自己,天下誰不愛自己的孩子,原來母親二十三年都一直潛伏在自己身邊,默默關注著自己的成長......

母親最後一次日記寫到:小雅,今天是你成婚的日子,母親對不起你,你長大了,祝你幸福,忘了我,就當你母親死了,替我謝謝你的養父養母,我三生都無以回報,你一定要好好孝順他們,欠你的,下輩子我做牛做馬償還,請你原諒我......

剎那間,小雅淚如泉湧,多年的恨彷彿一下子就煙消雲散,淚水一滴滴落在日記本上,朦朧中彷彿又看到了那個老婆婆,那個佝僂著身體,風燭殘年,右手臂上有顆黑痣,激烈咳嗽的老母親(故事完)。

故事最後祝天底下母親身體健健康康,一生平平安安。

 


 
 
   

 

 


 

 

熱門推薦

 

 




 

 


 

大家都在看



這裡滾動定格
首頁
母親火車站拋棄五歲重病女兒,二十三年女孩婚禮之際母女重逢,女兒卻說自己母親早已經死了
  

 

 

聲明:Love分享 生活網,網站內容均從網路上收集或網友提供,內容的完整性正確性本站不負任何法律責任,本站嚴禁使用者發表侵害版權或智慧財產之內容,

由於本站是受到「即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文章。

若有任何文章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瑱妥右方 著作權侵害通知書 ,本站將會在24小時內刪除或修正。

若文章或是內容有問題請 | 聯絡我們 | ,我們將會第一時間優先處理。

 |  使用注意事項 使用規則   | Facebook隱私權條款   | 隱私條款 | 侵權舉報 | 著作權保護 |   聯絡我們 |   廣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