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稍候網頁載入中:
有夠誇張!醫院太平間裡發生這種事情!這過程實在是可怕到讓人起雞皮疙瘩可是又好想罵髒話。
二號冰櫃我今年十六歲,因為姐姐的病,全家從農村搬到市區住。付不起醫藥費,院長可憐我們,讓我全家在醫院打工維持生計和醫藥費。

首頁
有夠誇張!醫院太平間裡發生這種事情!這過程實在是可怕到讓人起雞皮疙瘩可是又好想罵髒話。
 

觀看數:2666 人

二號冰櫃我今年十六歲,因為姐姐的病,全家從農村搬到市區住。付不起醫藥費,院長可憐我們,讓我全家在醫院打工維持生計和醫藥費。

 


有夠誇張!醫院太平間裡發生這種事情!這過程實在是可怕到讓人起雞皮疙瘩可是又好想罵髒話。 觀看數:2666 人

 

深度爆料:醫院太平間猥褻女屍事件!

###第1章二號冰櫃

我今年十六歲,因為姐姐的病,全家從農村搬到市區住。付不起醫藥費,院長可憐我們,讓我全家在醫院打工維持生計和醫藥費。

我被分配到太平間上班。今天我第一天上班,就被守屍人老劉頭嚇到了。

他頭髮凌亂,從眉毛到嘴角有一道猙獰的疤痕,和人說話時,疤痕一動一動的,像一張血盆大嘴。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娃,守屍人這碗飯可沒那麼好吃。你怕屍體嗎。」

他聲音特別難聽,和村裡的老鴰叫一般。

「不怕!」

我挺直了胸膛。

「去把冰櫃裡的屍體全搬出來,再裝回去。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他死氣沉沉的眼珠子看着我,遞給我一串鑰匙。

我熱血上湧,快步走到最裏面,打開第一個冰櫃,一把拽了出來,一股寒氣和詭異的味道撲面而來。

冰櫃裡是個少婦,半邊臉被拍爛了,整個腦袋像個血糊糊的肉球。雪白的胸部堅挺著,愈發的白。

濃烈的味道加上強烈的視覺衝擊,我嗷嗚一下就吐了出來,蹲在地上不停的嘔吐著,許久才停。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老劉頭捂著肚子哈哈大笑,難聽的聲音在停屍房裡迴盪著。

我強忍住噁心,站起來擦擦嘴,雙手伸進冰櫃,感覺到一陣刺骨的涼意。

當我抓住少婦身體的時候,一陣油膩冰涼的感覺襲來,像抓到一塊凍豬肉一般。我一咬牙一使勁兒,就把她拽了出來。

堅硬的腦袋一下子頂在我肚子上,屍體下半身全部顯露出來,她下身竟然沒穿衣服!

屍體的味道更濃了,我扭頭深呼吸了兩口氣,轉身再次用力,把她徹底拽了出來。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屍體比我想像得要沉,一下子倒在我身上,沾得我渾身都是血。我使勁兒把她背起來,往旁邊的床上放去。

「記住,背屍的時候,不要左右看,聽到人叫你,千萬不要回頭。」

老劉頭嘟囔著,我點點頭,把屍體放到床上,女屍的上衣被我徹底拽開,露出雪白的雙峰,我第一次見到這麼香豔的場景,咽了一下口水,咕嚕一聲。

「不可對屍體心生邪念。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不然,要遭報應的。」

老劉頭又說到,我哦了一聲,趕緊轉過頭,可滿腦袋都是剛才那副香豔的場景。

沒想到背屍還是個體力活兒,我休息了一會兒,又把屍體背在身上,放了回去。

放回第一個,我伸手就要去開第二個冰櫃。

「停!」

老劉頭鷹爪一般的手猛地抓住我,惡狠狠的說:「記住,永遠也不要打開二號冰櫃。」

我一愣,沒敢問為什麼,就繼續開三號冰櫃。

三號冰櫃是個彪形大漢,身上有很多傷口,最嚴重的一個在心臟處,肉外翻,裏面泛著猩紅色。

詭異的是,彪形大漢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死死的盯着我!

我哆嗦了一下,看了一眼老劉頭,心裏一陣發虛。

一陣噁心的感覺再次湧起,我扭頭衝著別處大口呼吸了幾下,這才好點。

老劉頭走過來,咧開沒有血色的嘴:「娃,以後天天和這些東西打交道,這碗飯,你還要吃不?」

「吃!」

我咬著牙說,太平間的工資是4000塊錢,比我爹娘做護工賺的不少。最重要的是,我歲數太小,除了做這個,別的地方不要我。

「那你先背背這個男屍吧,要是能背動,就留。背不動,就走。」

我點點頭,搓搓手,轉向別處大口呼吸了幾下,我雙手抓住大漢的肩頭,用力拽了出來。

轉身把他抗在背上,比剛才的少婦重很多,我咬著牙,用盡全力,把他整個身子拽了出來。

這下,他的全部重量都壓在了我背上,我覺得兩腿一軟,五臟六腑疼了一下,差點就把它扔到地上。

想想我姐的病,我咬牙挺住了,不停的告訴自己,張強,你就是死,也得挺住!你挺不住,你姐的命就沒了!

這麼一想,我覺得渾身充滿了力量,硬生生的抗住了大漢的重量,往前走了一步。

我從小身子就瘦弱,到現在才剛剛一米六,走出這一步,覺得連呼吸都困難了,五臟六腑都憋得特別難受。

老劉頭就在我旁邊站着,一言不發。

我咬著牙往前走着,終於走到床前,把屍體慢慢放下,我覺得渾身都虛脫了。

「太慢了...」

老劉頭搖著頭,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點燃了一根煙,慢悠悠的抽著。

我沒敢多休息,咬緊牙再次把大漢抗了起來,屍體還沒離開床,我就覺得有點支撐不住了。

稍微停了一下,我才緩慢的把大漢背了起來,挪到了冰櫃處,當我把大漢放到冰櫃裡的時候,整個人癱軟在地上。

老劉頭繼續抽煙,沒吭聲。

休息了一會兒,我怕他說我,就站起來繼續搬第四個冰櫃,這次裏面是個十來歲的小女孩,屍體上沒有傷口,應該是病死的。

我搬完所有屍體的時候,已是中午,老劉頭站起來,轉身離開,留下一句話:「留這兒吧。」

我眼淚猛地湧了出來,瞬間覺得自己剛才的辛苦沒有白費,姐,爹,娘,我能賺錢了!

老劉頭離開了幾分鐘,突然又回來了。

「娃,我有事要出去,晚上應該能回來。你在這兒做好屍體登記,來了屍體必須放冰櫃。記住,不管多大的事兒,第二個冰櫃不能打開。」

我趕緊點點頭,他轉身出去了。

沒想到他一走,就開始忙了起來。不停的有各個科室往太平間送屍體,一下午送來了八具屍體。

太平間是暫時停放屍體的地方,每天上午都會有一些靈車停在後門,家屬哭着把屍體迎走,送到殯儀館去火化。

後來我突然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只剩下三個空冰櫃了!

剛祈禱不要再來屍體了,急診又送來了四具屍體,全是剛剛出車禍死掉的。

這下我徹底上愁了,老劉頭臨走的時候叮囑了,來了屍體必須放冰櫃。這下冰櫃不夠用可咋整。

把三具屍體放好後,就剩下一個十幾歲的女孩子,脖子以下血肉模糊的,白裙子都染成血紅色的了。臉長得特別俊俏,讓人看一眼就會心動。

我想起老劉頭的教誨,趕緊打消自己的念頭,默念了幾句阿彌陀佛,把她放到中間的停屍床上,盤算著該怎麼辦。

此時已是晚上9點,老劉頭還沒回來。我暗自腹誹著老劉頭,搬了個椅子坐着,靜等他回來。

沒想到這一等就到了深夜12點,他還沒回來。我睏了,就到值班室的床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我突然聽到一陣咯吱咯吱的聲音,翻身坐起來,聽到那聲音是從停屍間里傳來的。

悄悄走過去,那聲音突然消失了。

我撓撓頭,懷疑是不是自己聽錯了,轉身要離開的時候,那咯吱咯吱的聲音又響了。像是一個東西在撓牆壁一樣,聲音尖銳,令人頭皮發麻。

我猛地打開燈,那聲音的來源,赫然是第二個冰櫃的方向!

###第2章無頭男屍

我出了一身冷汗,老劉頭警告過我,第二個冰櫃千萬不能打開,那裏面到底有什麼東西?

這時,咯吱咯吱的聲音消失了,我站在不遠處,死死的盯着第二個冰櫃。

越是不讓我打開,我越是對第二個冰櫃特別感興趣。心裏有個聲音在不停的說:打開吧,打開吧,打開看看裏面有什麼。

這時,敲門聲響了,又送來了一具屍體,送來的醫生說,因為死因不明,警局借用太平間的冰櫃,明天取走。

我一看,死者上半身撞爛了,腦袋徹底沒了。根本看不出年齡和長相,從下半身看,是個五六十歲的老頭子。

這個女孩子的屍體還沒地方放,又送來了個老頭子,我抓耳撓腮的,把屍體放到另外一張停屍床上,轉身去值班大夫那打聽老劉頭的電話號碼。

他來不來的不要緊,關鍵是得告訴我現在該怎麼辦。

值班大夫是外科的張主任,我喊她張姨,挺喜歡我的,可我一說問老劉頭的電話號碼,她就不停的搖頭。

「張強啊,這個老劉頭古怪的很,我們誰都沒有他的手機號。而且,我估計他也沒有手機。每天就是在停屍房裏面呆著,連吃飯都在那兒吃,幾乎不跟我們說話...」

我無奈,只好問她冰櫃不夠用了該怎麼辦,她說她也沒辦法,這種事情只能問老劉頭。

走到停屍房門口,我就聽到裏面又傳來咯吱咯吱的聲音。

這下,我長了心,快速推門衝了進去,打開燈,明確的聽到那聲音就是從第二個冰櫃裡發出的!

我頓時慌了起來,老劉頭啊老劉頭,你不回來也就算了,可你堅持不讓我打開第二個冰櫃,那裏面現在不停的響,我到底該怎麼辦?

莫非,是裏面的屍體...詐屍了?在瘋狂的撓冰櫃的門?冰櫃是鎖著的,不能從裏面打開,只能用鑰匙從外面開。

我正想着,咯吱咯吱的聲音再次響起,這次聲音特別大,聲音傳到走廊裡,整個走廊裡都充斥着刺耳的聲音。

幾個同樓道值班的醫生不滿了,在走廊裡叫嚷着:「哎,太平間的,幹嘛呢?鬧鬼呢?」

我嚇得說不出話來,把門關上,這樣傳到外面的聲音會小一點。

刺耳的聲音似乎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不停的響着,我正在糾結要不要打開冰櫃的時候,突然聽到了噗通一聲。

扭頭,第二個停屍床上的無頭男屍,竟然掉到地上了!

我驚呆了,剛才我確實往後退了一小步,可我距離無頭男屍還有好幾米遠,所以根本不可能是我把男屍撞到地上的。

停屍房的門關着,屋裡只有我一個活人,所以唯一的解釋是...無頭男屍是自己掉到地上的!

連續兩次詭異的事情讓我成了驚弓之鳥,站在原地不敢動彈,腦子裡產生了一個念頭:跑!這活兒不幹了!

可我姐蒼白的臉突然就浮現在我眼前,她比我大三歲,剛剛上大學就查出來有白血病。我從小不好好學習,小學畢業就沒上學。和她比起來,我的爛命算啥?

一想到我姐,我頓時不覺得怕了,猛地剁了一下腳:「都TM給老子安靜點兒!」

也是怪了,我急中生智喊的這句話,卻讓整個屋子安靜了下來。

我膽子更壯了一點,慢慢抱起無頭男屍,放回停屍床。

這時,我才仔細打量一下這具屍體,這應該是個六十來歲的老頭子,家庭條件一般,手上,身上沒有佩戴任何東西,褲子和衣服被血漬和污泥沾滿,看不出樣式,但應該不是什麼好衣服。

大晚上的,被車撞死,也夠可憐的。我聽村裡的老人說過,一般橫死的人死後不甘心,魂魄會出來鬧事,剛才屍體掉下去,該不會是這屍體的魂魄在搗亂吧。

這時,身後傳開咯吱一聲,我猛地回頭,門莫名其妙的開了。

門外,沒人!

剛剛落下去的汗又鑽了出來,我剛剛想去關門,那門又咯吱一聲,自己關上了!

似乎和關門聲遙相呼應一般,第二個冰櫃裡的咯吱聲再次響起,咯吱...咯吱...咯吱...比剛才更刺耳。

我咽了一口吐沫,朝着冰櫃的方向走去,太平間的冰櫃都是並排的,像洗浴中心放衣服的櫃子,我站在第二個冰櫃前,取出鑰匙,猶豫着要不要打開。

那冰櫃裡的東西似乎知道我要開門,安靜了下來。

我慢慢蹲下來,心早已提到了嗓子眼,其它櫃子的鎖都是金色的,這個冰櫃的鎖跟別的不一樣,是綠色的,幽綠的顏色散發著一股陰森的感覺。

我從鑰匙盤裡找出2號冰櫃的鑰匙,哆哆嗦嗦的插了進去。

鑰匙一進去,我再次緊張得咽了一口口水,剛想轉動鑰匙的時候,一隻手搭在我肩膀上。

我頓時覺得全身發涼,剛才門已經關上了,如果有人進來,我一定會聽到開門聲!

猛地回頭,原來是外科的張主任。

「哎?張姨...怎麼是你?」

我哆哆嗦嗦的站起來,鑰匙沒拔,留在冰櫃上。

張主任笑着說:「張強啊,你做什麼呢?門也不關。我在值班室就聽到太平間裡聒噪得不行。「

我趕緊站起來,指著2號冰櫃:「張姨,聲音是2號冰櫃發出的,不過劉師傅不讓我打開2號冰櫃...」

這時,我明顯注意到張主任的臉色刷的一下就變了。

「你是說...剛才那咯吱咯吱的聲音,是2號冰櫃發出的!?」

她情不自禁的退後兩步,我點點頭,她眼神慌亂,又往後退了一步。

「張強啊,什麼也不要動!聽見沒?等劉師傅回來,他會有辦法的。」

說著,她已經走到了門口,頓了一下,嘆了一口氣,似乎想說什麼,最終還是沒說,出去了。

我傻傻的站在原地,不知道她是什麼意思。讓我更納悶的是,剛才張主任說我門也不關,可我明明記得把門關上了啊。

被她這麼一打岔,我更不敢開冰櫃了,此時咯吱咯吱的聲音也消失了,我趕緊拔下鑰匙,重新坐下來,讓自己放鬆放鬆。

這時我聽到外面走廊里傳來了幾個值班醫生的聲音:「聽說2號冰櫃又響了啊...唉...可憐張強才16歲...」

「是啊,這孩子人不錯,可惜了...」

「老劉頭那死東西,也不回來了。」

「他啊...」

我心裏愈加發慌,可當我走到走廊去問他們時,他們卻都散了,什麼也不肯跟我說。

只有張主任走到我跟前,拍拍我肩膀說:「強啊,這個工作,如果能換,就換了吧。」

說完,她就回到自己辦公室,再也不理我了。

我稀里糊塗的回到太平間,心亂如麻,在屋子裡來回走動着,無意中瞥了一眼無頭男屍,突然覺得有點異樣。

因為這個屍體太髒了,所以體表特徵幾乎認不出來,可我換了個角度看,發現屍體褲子兜外翻著,內兜的布料是猩紅色的。

它身上沾滿了污漬和血跡,剛才我一直以為這裏是血染紅的,現在看來,這就是一個紅顏色的內兜。

我清楚的記得,老劉頭從褲兜里掏東西的時候,褲兜內部的顏色也是猩紅色的!

我趕緊仔細打量無頭男屍,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心裏原因,越看它越像是老劉頭!

「大家,大家快來看看...」

我匆忙跑出去,結結巴巴的說:「我怎麼看着,看着那個無頭男屍,那麼像是...劉師傅啊!」

» 原文網站:http://ww.daliulian.net/cat52/node809753

 


 
 
   

 

 


 

 

熱門推薦

 

 




 

 


 

大家都在看



這裡滾動定格
首頁
有夠誇張!醫院太平間裡發生這種事情!這過程實在是可怕到讓人起雞皮疙瘩可是又好想罵髒話。
  

 

 

聲明:Love分享 生活網,網站內容均從網路上收集或網友提供,內容的完整性正確性本站不負任何法律責任,本站嚴禁使用者發表侵害版權或智慧財產之內容,

由於本站是受到「即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文章。

若有任何文章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瑱妥右方 著作權侵害通知書 ,本站將會在24小時內刪除或修正。

若文章或是內容有問題請 | 聯絡我們 | ,我們將會第一時間優先處理。

 |  使用注意事項 使用規則   | Facebook隱私權條款   | 隱私條款 | 侵權舉報 | 著作權保護 |   聯絡我們 |   廣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