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稍候網頁載入中:
這些動物眼中的世界
有些動物,包括你的寵物,可能會是部分色盲,但它們的視力在某些特定方面超過人類。生物對周圍環境的視覺感知取決於眼睛對光線的處理。人類擁有三色 視覺,意味著人眼中有三種光受體,也就是視錐細胞,能夠感知紅綠藍三色。還有一種光受體,叫視桿細胞,可以感知少量的光,讓我們在黑暗中也能看見事物。動 物們處理

首頁
這些動物眼中的世界
 

觀看數:547 人

這些動物眼中的世界觀看數:547 人

有些動物,包括你的寵物,可能會是部分色盲,但它們的視力在某些特定方面超過人類。生物對周圍環境的視覺感知取決於眼睛對光線的處理。人類擁有三色 視覺,意味著人眼中有三種光受體,也就是視錐細胞,能夠感知紅綠藍三色。還有一種光受體,叫視桿細胞,可以感知少量的光,讓我們在黑暗中也能看見事物。動 物們處理

 


這些動物眼中的世界 觀看數:547 人

 

有些動物,包括你的寵物,可能會是部分色盲,但它們的視力在某些特定方面超過人類。

生物對周圍環境的視覺感知取決於眼睛對光線的處理。

人類擁有三色 視覺,意味著人眼中有三種光受體,也就是視錐細胞,能夠感知紅綠藍三色。

還有一種光受體,叫視桿細胞,可以感知少量的光,讓我們在黑暗中也能看見事物。

動 物們處理光的方式大不同,有些生物僅有兩種光受體,讓它們變成部分色盲。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有些動物則有四種,這讓它們能夠看到紫外光。

有一些能夠偵測偏振光——在同一平面 振動的光。

馬裏蘭大學研究視覺機理的Thomas Cronin教授說:“我們忍不住會去想要是能知道其它動物們在想什麼該多好。

”雖然那隻是幻想,但弄清它們眼中的世界卻是有可能的。

 

下列組圖中,上圖為人類視圖,下圖為動物視圖。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瑞典隆德大學動物學教授,《動物之眼》Animal Eyes合著者Dan-Eric Nilsson曾說,“我們永遠感受不到貓所體驗的事物。

”不過我們可以了解貓所看到的東西。

不同於人類,貓是二色視動物。

它們的視網膜中僅有兩種視錐細 胞。

Nilsson說它們看事物接近於人類紅綠色盲。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我們可以把紅綠繪畫成同一顏色來塑造貓的視覺。

貓眼的分辨率低於人類,這意味著貓看物體比我們看到的要模糊。

人類是視覺銳利的動物之一,這得歸功於視網膜中密集的視錐細胞。

Nilsson說,貓在白天的視野比我們要模糊六倍,這並沒有在圖中顯示出來。

然而,貓有著比人類更多的視桿細胞,所以在夜晚,貓更有優勢。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蜜蜂

蜜蜂和人類一樣,也是三色視覺動物。

但不同於人類的紅綠藍,它們的三種光受體能夠感知黃藍和紫外光。

能夠感知紫外光,這讓蜜蜂能看到花瓣上的圖案,找到花蜜。

事實上,Nilsson說,蜜蜂能夠感知大範圍的紫外光,“它們也許能看到不止一種顏色的紫外光。

不同於人類只有一個水晶體,蜜蜂有著包含上千個晶狀體像足球一樣的複合眼。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每個晶狀體都是蜜蜂視野中的一個像素。

這種視野機製的代價就是,蜜蜂的眼 睛分辨率很低,它們的視野很模糊。

Nilsson稱之為“最蠢的眼球空間利用方式”。

他說,如果人類有復合眼,且要想達到現在眼睛的性能,那麼每個眼睛得 有呼啦圈那麼大。

這張圖片並沒有顯示出蜜蜂視圖中的模糊。

如果加入模糊,那麼將慘不忍睹。

但這張圖顯示了我們看不見的紫外光。

 

不同於人類,鳥類是四色視覺動物。

它們的四種視錐細胞能夠讓它們看到紅綠藍和紫外光。

一些捕食鳥類有著比人類更銳利的分辨率,Nilsson說。

大型鷹類的視野分辨率是我們的2.5倍。

Nilsson說,如果真能進入其它動物的腦袋,“鳥類一定會很有趣”。

可惜我們既不能擴展分辨率也不能看到紫外光,因為缺少相應的光受體和大腦神 經元。

我們可以使用望遠鏡來像鷹一樣看到遠處,也可以使用相機把紫外光轉換為可見光。

但是,不借助上述科技的話,“我們無法體驗到鷹所感知的那個世 界”,Nilsson說。

 

響尾蛇

響尾蛇擁有大量視桿細胞,它在白天的色彩分辨率很低,但在晚上很牛逼。

然而,最牛逼的是響尾蛇能感知紅外線。

與蝰蛇蟒蛇相似,響尾蛇有著一種特殊的感覺器官,
頰 窩器,口鼻兩側的一對小洞。

在洞中懸著一層薄膜可以感知熱量,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生理學教授David Julius說。

Julius發現,與薄膜相連的神經細胞中,一種名叫TRPA1的神經接收器負責把熱信號轉化為神經信號。

在人體中,有著類似的接收器, 會對芥末等特殊辛辣食物響應,產生痛感。

但在蛇身上,它被用來感知獵物的熱量。

響尾蛇將頰窩器信息與視覺信息融合,獵物的熱圖像在視覺圖像之上。

Julius說,人類想體驗蛇所看到的並不難,使用熱成像相機就好了。

 

烏賊

對於烏賊、章魚、鸚鵡螺等軟體動物,探究它們的視域需要很大的想像力。

這些海洋生物的眼睛的進化與脊椎動物相獨立,所以它們處理視覺的方式和我們很不同。

例如,軟體動物的眼睛沒有盲點。

烏賊的瞳孔是“W”型的,當它們在海洋中追捕獵物的時候,看起來超古怪。

儘管有著高超的捕獵技術,烏賊的視野卻比我們模糊。

“它們無法讀報紙上的小字,”Thomas Cronin說,“它們只能讀頭條。

”即使它們有著超強的變色能力,眨眼間就能從淡棕色變成血紅色,或是條紋狀,但它們是個十足的色盲。

Cornin說,烏賊眼睛有一種光受體能讓它們能看到灰階。

另外一對光受體能感知偏振。

人類對偏振光的唯一體驗是,戴上太陽鏡能減少太陽反光。

但不像烏賊,我們沒有能偵測光線是否是偏振的光受體。

烏賊能通過在身體上做出偏振圖案來交流。

注視對方時,它們能看到偏振圖案下的灰階,這點和響尾蛇的熱感應不同。

 

 

Cornin還說:“我想,把我們放入貓狗猴的頭腦中是有可能的,因為它們的大腦和我們相近。

”但是像烏賊這些進化差異太大的生物,它們的大腦和我 們的完全不同,我們永遠不會知道它們所體驗的東西。

但他補充說,“我不認為能把我們放入它們的腦中,但是想像一下倒是蠻有趣的。

 

 


 
 
   

 

 


 

 

熱門推薦

 

 




 

 


 

大家都在看



這裡滾動定格
首頁
這些動物眼中的世界
  

 

 

聲明:Love分享 生活網,網站內容均從網路上收集或網友提供,內容的完整性正確性本站不負任何法律責任,本站嚴禁使用者發表侵害版權或智慧財產之內容,

由於本站是受到「即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文章。

若有任何文章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瑱妥右方 著作權侵害通知書 ,本站將會在24小時內刪除或修正。

若文章或是內容有問題請 | 聯絡我們 | ,我們將會第一時間優先處理。

 |  使用注意事項 使用規則   | Facebook隱私權條款   | 隱私條款 | 侵權舉報 | 著作權保護 |   聯絡我們 |   廣告合作